Sunday, June 20, 2004

OTW Okinawa 13, June, 2004

比原定的時間晚了一點起床,離開酒店時又下著微微的雨,
心情就偏偏靜不下來,「也許趕到羽田機場時會有一點晚,怎麼辦,已說了要時刻嚴守...」
腎上腺指數急升,透不過氣,大家會不會把我們看成了怪物??
從火車站跑到機場登記櫃位時,空無一人......
「やばい!」
不幸中的萬幸,約好了的日本朋友在原定時間到達,
這次同行的人都分別走開了,沒有甚麼事情,只是到櫃位拿個登機証就可以了!
「ふぅ~」鬆一口氣~

いよいよ出発だ~~

在機上的前後左右,大既都是同行的人吧!
旁邊坐了兩位穿戴漂亮的お嬢さん!
本來有一點暗暗高興,起碼不是跟悶旦同房,大概可以交個朋友吧!
全程兩個多小時的飛機,她們都是睡、然後起來吃、又再睡......
後來想想,要是只有一個浴室,那可不得了,還是不要好了!
ビビアン(←我已習慣了這樣稱乎她!)跟我可是興奮得甚麼都不懂做,吃也吃不下,只是把昨天買來的草莓和日本朋友送來的鬆餅併命往咀裡塞,先墳飽肚子再說!

那覇空港到着!

最後行程表上把我們兩人分配到Group A,1號車。
走到大家集合的地方,看到了大家都在等!點名完畢,走上車,等了又等,開車了~
車上有一個導遊?!一個說話不會斷的女人在不停地介紹沖繩風光,
然後,旅行社的人,把三張紙派發給大家!
「集合写真要錢??2000円,那不如去搶好了!」
為甚麼我已花上了十萬圓到沖繩去,連拍一張大合照都要錢?!
最後我們還是決定了只買一張,回來香港再翻晒好了!
拍著大脾叫肉痛的時候,另一張手上的小紙張,是有關晚上的ゲーム大会的
著大家把關於這個節目,想問的問題即管問!
「到底我該問甚麼?我沒有甚麼想知...用日文寫又怕寫錯,用英文...問甚麼好?」
ビビアン在身邊提了很多,就是寫不出來...大概看到是寫英文的,不會唸吧~
隨便吧!

旅遊車快要到達リザンシーパークホテル谷茶ベイ,開始有一點不自然,萬一kenji就在這裡~天呀,開慢一點好了!
下車時,說還要等一下,著我們到酒店裡等一等,無所是是的二人,
看到有旅行社的人把大廳的窗簾拉起來,走到窗邊看看,那不會是kenji在下面吧!
果然~

不消一下子,大家都交完血汗錢後,
開始有人把我們帶到最下層,手上拿著在車上抽選的位置排名(影相排位也是抽~)
一個個的排起隊來,我是第7個,ビビアン是18!
前後的人都不認識,只有自己一個時,我就開始緊張起來,在窗邊看到一個高高的人影...
急忙拎轉跟ビビアン說:「來了來了~~~~~~~~在外面!」
老實說,我不太敢抬頭看,太近了,那不像我在電視裡見過的人!

他穿了米色的t-shirt,默綠色的長褲,這褲子我認得,在西班牙時穿過了!
當大家走到他面前時,好像都不太多話,我更加不用說,腦子一片空白...到我了!

「こんにちワップ!」(←我跟ビビアン說起時大家都爆笑)
「こんにちは!」
kenji為我帶上那個...皮革做的key chain!天,卡到辮子了..
「あぁ~すみません!」
「ううん、大丈夫です!」
「よろしく!」然後他跟我握手!
手很大,不是握得好緊,但感覺得到他的手很暖,我還是不敢抬頭,
逕自走到坐位上...很緊張很緊張,我忘了要好好的看他的樣子,
手也忘了看...我當時到底在看甚麼?
我記得看到了他的背,沒有我想像中的高,隠約記得當時有看到他的臉,
人好像比之前電視看更瘦了一點。

ビビアン走過來,說跟kenji說了是香港來的,
kenji的反應是:「へぇ~香港から,遠いですね...」然後ビビアン走開了,
那kenji還說了甚麼,不記得!

相是怎樣完成,不記得了,只是離開的時候,ビビアン很大聲地跟kenji說,
"Bye Kenji~ See you~"
當時kenji是呆了一呆才望向我們,我想kenji大概對我們都有一點印象吧!
只是當時大家都望向我們,大高調嗎?不會呀,外國人就是這樣打招呼嘛!

拍完照,把行李帶上房間,感覺超興奮!
一房是4人共用,另外那兩個是誰,真的不得以知,但房間分了兩邊,有兩個獨立的洗手間,
那就不怕麻煩了,大不了只是不用理睬不認識的二人,終於出現了!
原來不是那お嬢さん二人,(ふぅ~)是剛才排在ビビアン前面的,剛才已交談過,頗友善!
一進來大家都打了招呼,然後對我們從香港來都覺得驚訝,
交換了大家的電話番號,決定了誰會去抽選坐位,我們兩人便起程下去陽光浴~

今天的天氣...有陽光但不是很猛,還好吧,我們沒有帶泳衣下去,就先在岸上享受一下!
走來一個,好像剛才見過的女孩,噢,說英文"excuse me, can you...."
原來都是為見kenji而來的,從北海道來的弥生(やよい),跟我們談了很久,她自己一個來,
不認識其他人,這是我們第一個真正有交談的朋友!
說了很多,關於kenji的,關於這次行程的,關於明天到那裡去玩,還有smap....
原來她是中居fans...

差不多是時候上房梳洗一下,我只是把腳上的沙洗一洗,沒有甚麼化妝了,
走到大廳時,見大家都打扮得...有點誇,evening dress, high heels, makeup...
我只是背心、短褲!
當我跟ビビアン還在取笑大家穿成這個樣子,原來真的沒有人好像我們這樣穿!
ビビアン抽到11號桌的位置,不近不遠,就是正正中間。



不出多久,kenji出來了,沒有suit、恤衫西褲皮鞋,是中午那一些causal wear,
還有一對拖鞋!哈哈哈~~我們最配dress code了!
Kenji在陌生的地方果然有一點不知所措,他經常低著頭,周圍望!
在台上的他跟剛才...差不多,更像是隔離屋的B仔。
乾杯後,他走了,大家開始晚餐...意想不到的....難吃,
該說是一點都不特別,最好吃還是生果。

當大家吃飯時有一些kenji的影片在播,NTT Do Co Mo, Zespri Kiwi等等,
播那個令大家都覺得気持ち悪い的kiwi廣告時,
ビビアン還是忍不住噴了一口口水出來...(爆笑!)

晚飯完畢,接著是7時正開始的ゲーム大会,又是一次抽選行動,今次輪到我了!
運氣...不算好吧!我們又抽中了同一張桌子,另外的4個位置!
幸好,ゆき、美佳跟ビビアン並沒有讓我覺得自己的運氣太差,
因為坐下來後,原來kenji是從我們旁邊的門走出來,由我們的門前走上台,
天呀~~我還在發呆你便出來了,我還沒有醒來啊!

不知道是否天下的"迷"都是一樣,大家一看見kenji走出來,便會上前去摸..
那到底有甚麼值得摸??@_@



kenji還是一貫的,靜靜地,說話很有禮,手都放在身後,
然後跟台上的アンナ談了一下,內容我都忘了!
再來就是坐在高椅上,看著螢幕的「この夏は忘れない」的片段,
兩人談了很多,有說起Kenji原來並不喜歡吃那些在電視上「美味しい,美味しい」的食物,但又不能直說不好吃!
原來Kenji覺得西班牙是最喜歡的地方,生ハムが一番好きです!
在葡萄牙的ゼゼ,原來Kenji覺得她很任性,把決定了的滑浪的方向,改成走向另一端!
「わかままですから、ちょっと困ります!」
旁邊的アンナ一直在取笑他,kenji也慢慢地熱絡起來,沒有了之前的緊張,
只是....台下的人,對他的說話好像都不太感興趣,大家都沒有甚麼反應!
只有我跟ビビアン...好像笑得比較大聲一點!

アンナ手上拿著一個紙箱走出來,是我們在車上寫的問題!
Kenji從盒裡抽了一張出來,交給アンナ,アンナ面有難色,
「やばい,不會是我們的問題吧!」頓時連心跳也停了,不會吧!

「うん...英語の質問です!」
「そうですがね、今日香港からの方がいらっしゃいますね!」Kenji說了出來!
「ヘレンさんからの質問です!」
我忍不住「pop!」的笑了出來,不知道自己當時是不是笑大了口!
我舉了手告訴台上的人我在這裡,Kenji看到了!(嘩哈哈哈哈哈~~~~)
Kenji對著我們說:「Welcome to Japan!」
我只是點頭,ビビアン回答了Kenji:「Thank you!」

接著アンナ問了我的問題:"I saw you wearing a necklace with a little cross "+"(←我還畫了圖~)in Jamaica, are you a Christian?"
我不知道為甚麼會問這個問題,就是有一點好奇,可能因為自己的信仰...
大概在會場內沒有多少人知道我在問甚麼,Kenji明就可以了!
Kenji望著我回答(這我很肯定的!):「ar...I am not Christian, I have no..religion, I believe (on) in myself! 」我只是繼續不斷的點頭點頭!
ビビアン:「分かりました!」
不知是太感動還是太緊張,我真的說不出話,也不知道要怎樣回答,
只是呆呆地望著kenji,後來他說了一大堆話,好像是那頸鏈是裝飾物,有stylist幫忙襯衫等等,我都想不起來了!當時沒有考慮別的事情,沒有放棄任何一刻望著他!

然後接續大家問了幾個問題,我都記不起。
接著是ゲーム大会!原來都是笑っていいとも的遊戲!
「夏と言えば...」
「沖縄と言えば...」其中一個Kenji的答案是─万座ビーチ!
另外玩了一個排ranking的活動,說來,大家好像對Kenji都不是太了解...
我們桌的分數與別桌同分,得到與kenji玩包剪泵...^v^
(哈哈哈~~~少爺,我估到你又包又泵都出過,今次仲吾係剪!)
估這個他最想去的地方,起初不太知要怎玩,但原來只要不是第一位就會有分!
眼見幾個答案是Hawaii, Germany, Australia, Italy, Paris, South Africa,
Hawaii & Paris,去過了吧!但好像很喜歡....
Australia可以surfing..但不像有意欲想去...
Germany & South Aferica,去來幹嗎?
Italy...忽然想起問一問ビビアン,「在西班牙時不是穿了兩次意大利的球衣嗎?10號,他會不會想去意大利?」
該論到我們了,大家好像都那不定主意,預選的Paris又被選了,
Kenji在台上「せーの~」了三次,我和ビビアン提出了Italy的答案,但大家好像都不太理會,最後答案竟選了...ハワイ
Kenji的第一反應是笑著說,「ゲームのルール分かるの?」
慘,一定是估中了第一位,真的,要倒扣分了!
第二位,真的是イタリア...
結算分數時,我們竟是全場最低分,Kenji又來了:「やばいよ!11ティブル,がんばれ~」
第一次被Kenji這樣串了兩次,心想,這小鬼熱絡了真的會玩得有點瘋~

當遊戲進行了一段時間,由於Kenji的位置就正正在我們前面,
我和ビビアン有一次是大家互望著對方,「嘩~咩事?!」
原來那時我跟ビビアン都同一時間看到Kenji在四處望,好像在找甚麼,
然後他的視線停在我們身上望了很久,我和ビビアン都不禁住...有點錯愕!

後來的估大話遊戲,還有最高分的幾桌玩「ゲストは大事な客様」,其中一個出場的是kenji的爸爸,估著估著的時間,大概kenji都估到了是爸爸,不過Kenji刻意不選,還說:「俺、オヤジはいやですよ!」一個相當尷尬的表情~
另一個是佐藤隆太,由於說了太久,Kenji也忍不住在大家面前好幾次的「また、話があるの?」引得全場都不禁大笑!

差不多是11:00了,晚上的ゲーム大会也差不多要完了,Kenji跟大家說了おやすみ!也請大家有興趣的可以接續去看「この夏は忘れない」的播放,「明日の2-shotは必ず来て下さい!」
放心,今天這樣見了面,明天一定會去見你的~

我跟ビビアン本來跟弥生約好了要出去喝一杯,但弥生好像會接續看完節目才離開,我們便到フロント去問了酒吧的地點,跳上的士便出去了!

這間Bar很舒服,室外吹著風喝杯啤酒真的令人很鬆馳,還要是沖繩的Orion啤酒~ふぅ~



說著說著已經是1:00,我們還在這裡碰上Kenji的Stylist...回去酒店時,ゆき跟美佳都還未睡,我可是累得不會說話了,想著今天開心的事情,不覺就睡了...
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